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学术交流 / 新石器时代渭水上游的农业经济学术交流

新石器时代渭水上游的农业经济 

发布日期:2012-06-04 作者: 信息来源: 查看次数:2190


    甘肃省东部渭水上游地区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旧新石器时代。1984年在甘肃省天水地区武山县鸳鸯镇西南大林山,发现了保存较完整的早期人类化石,据专家研究,距今已有3万多年[3]。但是,作为真正的农业开发,则是以大地湾农业文化为代表。

    大地湾文化得名于渭水上游甘肃省天水市东北秦安县五营乡邵店村的大地湾,是渭水流域新石器时代的早期遗存[4]。最早距今8220年[5],最晚距今4900年[6]。1978年至1984年大地湾发掘面积为13700多平方米,出土陶、石、玉、骨、角、蚌器等8000余件。发现房址240座、坑和窖穴342个、墓葬79座、窖址38个、壕沟4条[7]。其年代之久远,遗物之丰富已超过著名的西安半坡遗址,尤其是大地湾文化中的许多中国史前文明之最,被学者们誉为中国农业文明的发源地之一[8],实际上也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改变了人们对渭水上游史前农业经济的看法以及对中国文明起源进程的看法。

    大地湾文化共分五期。大地湾一期文化距今8220~7300年,又称作前仰韶文化。大地湾一期文化出现了我国最早的彩陶,我国最早的人工种植旱作粮食作物黍,我国最早的彩绘记事符号等[9],引起了世人的广泛关注。大地湾二期文化又称仰韶文化早期,距今6500~5900年,出现了完整的原始村落和人头型器彩陶瓶[10]。大地湾三期文化,又称仰韶文化中期,距今5900~5600年,这一时期的彩陶已经达到线条丰富流畅,以鱼、鸟、花等为主体的图案生动活泼变化无穷[11],成为马家窑彩陶的源头。大地湾四期文化,又称仰韶文化晚期,距今5500~4900年,这一时期大地湾文化中出现了迄今为止中国新石器时代最大的宫殿式建筑F901以及我国最早的权量[12]。建筑面积270平方米,室内面积150平方米的四坡式大房子F405[13]。还在F411号房内地面上发现了距今5000年前神秘的人物地画[14],是中国目前最早的原始绘画。同时还发现了陶祖[15]。大地湾五期文化,即常山下层文化,距今4900年左右,从性质上向齐家文化过渡。齐家文化与中原二里头是同时期的不同文化类型[16],已进入铜器时代,是西北地区特有的文化类型。大地湾文化处于渭水上游的中心位置,不是孤立地存在,而是具有代表性的幅射周边地区的区域文化。以大地湾为中心,在以南直线距离50公里处的天水市区西郊发现了师赵村遗址[17]、西山坪遗址[18]。师赵村、西山坪共分七期,现以师赵村一至七期统称。该文化最早距今8220年,最晚距今3000年,有着5000多年的文化连续,是西北地区迄今为止最完整的文化遗存[19]。在西山坪一期文化中发现了大地湾一期文化,确认了大地湾文化的中心作用。对于师赵村与西山坪,杨虎先生是这样评价的,他说:"它们的层位关系相当完整地反映了甘肃地区新石器时代距今8000年至距今3000年考古文化的发展历程"[20]。吴耀利先生则认为师赵村、西山坪遗址的发现"从而揭示了渭河上游史前文化从早到晚完整的文化发展序列,这在甘肃地区史前考古研究中是唯一的"[21]。由天水市区再向南,即距大地湾直线距离80多公里处长江流域西汉水上游的甘肃礼县盐官一带同样发现了大地湾文化遗存[22];并且继续向南发展到嘉陵江上游的徽县[23];以及翻越秦岭,直到距大地湾直线距离250公里处的陕西南部汉水流域的南郑一带[24]。向西发展到直线距离85公里处的甘谷毛家坪遗址[25]、以及直线距离90公里处的武山石岭下[26]、直线距离120公里处的傅家门遗址[27]。向北有著名的秦安王家阴洼遗址[28]、雁掌坪遗址[29],一直发展到六盘以北距大地湾直线距离180公里处的宁夏海原县菜园子遗址[30]。向东发展到陇山脚下的西川遗址、圪塔川遗址[31],而且翻越陇山进入陕西宝鸡地区,与直线距离130多公里处的北首岭文化相汇合[32]。据考古学家、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始社会考古研究室主任、甘青考古队队长谢端琚先生的调查统计,以大地湾为中心的区域内新石器时代遗址至少有200多处[33]。


    大地湾作为新石器时期的代表,其主要内涵是农业文化。在距今8200年前的大地湾一期遗址F374号房基西南角下面,迭压着H398灰坑,在灰坑底部令人惊奇地发现了已碳化的粮食作物黍和油菜籽的残骸[34]。这是迄今发现的我国最早的旱作谷物黍。大地湾黍和油菜籽的发现,改变了过去人们对中国农业文明起源的看法。正如何双全先生所讲:"大地湾一期文化时期的居民完全过着以农业为主的社会生活;特别是稷[35]和油菜籽的发现,就是有力的证据。它不仅使我们看到了当时的食物,而且为研究我国原始社会农作物的栽培技术和农业获得了极其珍贵的资料"[36]。魏仰浩先生在《试论黍的起源》一文中提出:中国是培黍的起源地。他说:"以黄河为中心,西到新疆、东到黑龙江省的新石器遗址中,多处发现黍的遗迹。迄今为止,年代最早的是甘肃东部渭水上游的秦安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址发现少量的黍炭化种籽。……经树轮校正,距今达曼表为7150±90年,新表为7370~8170年。同时还发现石器、骨器、角器等生产工具60余件,石器多为打制和魔制,琢制较少,说明农业已有一定的基础。可以有把握地说,黍在中国栽培的历史至少已有七、八千年了"[37]。魏先生的观点很有说服力,他是针对国外学者提出黍原产于印度、埃及、阿拉伯地区、埃塞俄比亚及北非地区等说法而得出的科学结论[38]。大地湾"黍"的发现,不仅证明中国是黍的原产地,而且进一步明确了就发源于甘肃东南部一带地。对此,陈文华先生指出:"经过正式鉴定而年代最早的要算甘肃省秦安县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址出土的炭化黍粒,经甘肃师范大学植物研究所鉴定,确认为黍。经碳14测定年代为公元前5850年,可见黍在中国栽培的历史有七八千年,与粟一样古老,它为黍的栽培起源于中国的假说提供了有力的证据"[39]。科学注重于事实,通过对大地湾黍的鉴定,证明黍原产生于中国,至少在目前是无法推翻的。黍的原始祖型是野生黍,在我国北方地区到处都有分布[40]。从野生黍驯化为栽培型作物,应有一个比较长的时间,如果把这个过程计算在内的话,则黍在中国栽培的历史至少以8200年基点,可上溯至万年左右。

    黍是一种耐旱谷物,今天西北半干旱地区仍在普遍种植,称作糜子。对此,王乃昂先生通过对甘肃地区历史时期黄土高原的环境变迁研究后指出:"在距今7800--7300年的秦安大地湾一期文化层中,发现禾木科的黍(俗名糜子)和十字花科的油菜籽残骸。黍是禾谷作物中最耐旱的植物,生长期短,适宜在黄土高原的沙性土壤中生长,本区现在仍广泛种植"[41]。不过较过去单纯依靠的口粮,现已转变为调剂生活的经济性作物。《说文》称:"黍,禾属而粘者也,以大暑而种,故谓之黍。从禾,雨省声"。《说文》的释义与古今相同。所以王乃昂先生在《历史时期甘肃黄土高原的环境变迁》一文中指出"大地湾一期文化已形成定居的村落",而且"农业经济相当发达"[42]。

    在生产活动方面:大地湾一期出土了打制、磨制、琢磨的石刀、石铲、石斧。石刀是收割的工具。大地湾的石刀一般长6.7厘米、宽4.7厘米,厚0.7厘米,扁而薄,刃很锋利,有使用痕迹。石铲是翻土和播种的工具。大地湾的石铲带肩,便于手握,还可以装柄,以提高劳作效率,石铲一般长4.7厘米、宽8.4厘米、厚1.7厘米,同样是使用过的工具。还有石斧,作为砍伐工具,有长条平刃和孤刃两种,亦为使用过的工具。依据大地湾一期发现的建筑遗址分析,其大量的木材就是通过石斧等来加工使用的。另外,在大地湾一期遗址中还发现了陪葬的*下颌骨。这又表明在8200年前大地湾人已经在饲养家畜,同时也反映出农业生产的发达与粮食作物的储备,否则是无法养*的。

    大地湾发达的农业经济,经过十几年的研究,现已为大家所认可。它表明在渭水上游甘肃东部的天水地区已有八千年以上的农业史。如果将野生黍驯化为人工种植的时间计算在内的话,则至少有万年左右,当之无愧地成为中国农业文明的起源地之一。作为早于周边文明的大地湾农业文化,势必对周边产生重大影响,诚如安志敏先生所言,作为"农业聚落的发展",大地湾文化"主要分布在甘肃、陕西的渭河流域,个别的遗址穿过秦岭到达丹江上游,其实际分布的范围可能要更大一些"[43]。安先生于1987年的预测今天看来非常正确,现在表明以大地湾为中心的文化社区远远超出以往人们的估计。

    以大地湾文化为中心地域的农业文明向周边传播,在本世纪八十年代最重要的考古发掘天水师赵村和西山坪遗址中得到了证明。考古工作者在大地湾以南100多公里处的、天水市区以西7公里处藉水北岸的师赵村[44],天水市区以西15公里处藉水南岸的西山坪,再一次发现了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存[45]。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甘青考古队的专家们历经10年的发掘研究,取得相当重要的科学成果,为我们研究这一地区的农业发展变迁提供了不可多得的科学依据。

    师赵村文化最早距今8200年,最晚距今3000年,其5000多年的文化连续,是全世界都极为少见的文化遗址。新的研究成果确认了师赵村一期文化遗址晚于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存的年代关系。并且"相当完整地反映了甘青地区新石器时代距今8000年至距今3000年考古文化的发展历程"[46],这在甘青地区的史前考古研究中是唯一的[47]。据谢端琚先生主编的最新研究成果《师赵村与西山坪》一书的结论指出:新发现的师赵村一期文化遗存,并在西山坪遗址发现,大地湾一期文化在下、师赵村一期文化在上的地层迭压关系。首次从地层上解决了两者的相对年代,即大地湾一期文化早于师赵村一期文化。同时,弥补了该区史前文化发展序列中的重要一环。这在学术上是个重要突破。师赵村与西山坪是继大地湾一期文化以后又一处发展起来的规模空前、文化内涵丰富而又完整的古文明遗址,依照专家们的研究,现将师赵村与大地湾以及甘青地区其它诸文化遗存的年代顺序及绝对年代排序如下:

    大地湾一期文化为公元前6200年~前5400年
    师赵村第一期文化为公元前5300年~4900年
    第二期为公元前4800年~前3800年
    第三期为公元前3900年~前3500年
    第四期为公元前3600年~前3200年
    第五期为公元前3400年~前2700年
    第六期为公元前2500年~前2000年
    第七期为公元前2100年~前1900年
    辛店文化为公元前1400年~前1000年[48]。

    专家们对师赵村、西山坪文化的排序,意义非常重大,它对于我们探讨和研究整个西北地区物质文化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尤其是研究中国西北地区的农业开发,起点就是从这里开始的。"两处遗址共发现房址39座,窑穴72个、陶窑、墓葬27座,出土不同种类的石、玉、骨、陶器等完整或可复原的遗物共2000余件。这些发掘资料,对探讨西北地区物质文化史,特别是复原这一时期当地原始社会史具有重要的科学价值和学术意义"[49]。

    这就是说:师赵村、西山坪遗存中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存的发现,有力地证明距今8220年前的大地湾文化不是孤立的文化现象,而是处于文化源头的中心地位,并且影响着西汉水流域以及其它周边地区[50]。其中表现最突出的是位于礼县境内长江流域的西汉水上游地区,这是一条东西长约30公里,南北宽约2~3公里的河谷川地。这里土质肥沃,水草丰美,是甘肃东南部著名的农牧区。秦人先祖非子未发迹之前,就是依靠这里优越的生态环境放牧养马,名声远播,才传到周孝王耳朵里的。就农牧业生产而言,早在新时器时代先民们就在这里亦农亦牧,繁衍生息,从渊源上讲则统属于大地湾文化社区。尤以今礼县盐官镇的新集寺遗址为代表,新出版的《礼县志》称:"新集遗址,位于盐官镇新集村,是新古器时代以仰韶文化为主并有"大地湾"文化遗存的遗址。面积约4.5万平方米,文化层厚2~3米,暴露有灰层、灰坑、屋面、窖址、墓葬等残迹。……1947年,考古学家裴文中考察时,初步定为仰韶、齐家文化遗址。1988年陇南文物普查队发现了大地湾文化遗存…… "[51]。县志的记表明,以西汉水为代表的地区,正是大地湾农业文化所覆盖的社区。该遗址是了解渭河和西汉水流域诸新石器文化内涵、发展和相互关系具有重要意义的遗址"[52]。与此同时地理学家冯绳武先生通过研究后提出:

    以陇山为中心的陇中黄土区东部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之一。……以秦安大地湾为中心的清水河谷是中国农业文明起源地之一。 尤其是旱作粮油谷物黍稷、油菜籽等的最早栽培地,距今在7000~8000年, 并且是由大地湾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传播的。其中向南的一条南到天水,循西汉水和嘉陵江谷地及綦江谷地经过四川盆地而至云贵高原。向北经宁夏固原,过黄河至银川平原与河套平原。向西过渭河、洮水与黄河,可至河西走廊与南疆绿洲[53]。

    考古发现的师赵村、西山坪、新集寺等遗址所证实。了专家们的科学论断。正因为以大地湾为中心的农业文化向周边扩展,所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甘肃工作队于1981年5月10至7月3日先后对大地湾以南的西汉水流域和嘉陵江流域进行了考古调查,并发表了纪要[54]。之后,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也作了调查和发掘,并且得出:"由于上述工作集中在甘肃东部和南部,所以,这个地区的新石器时期文化序列已经比较清楚。前仰韶文化可分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大地湾、西山坪一期;第二阶段是向仰韶文化过渡,包括师赵村下层、西山坪二期"[55]。这个结论只是对大地湾以南直线距离100多公里以外地区的考察结果,虽然不包括陕西南部和四川北部地区,也足以证明大地湾文化的中心地位。因为考古不可能做地毯式的揭露。2002年初,由张天恩先生领导的陕西考古所工作队和由刘明科先生领导的宝鸡考古队,在渭水河谷中段,即今陕西省宝鸡市和甘肃省天水市之间的拓石关桃园(官道塬),为配合国家重点工程宝兰二线铁路的修建,进行抢救性挖掘时,发现了北首岭下层在上、大地湾一期文化在下的地层迭压关系[注一]。极有可能北首岭是大地湾文化的延续,或者说是大地湾文化向仰韶文化的过渡,再次证明了大地湾文化向周边传播的历史事实。

    苏秉琦先生曾提出中国古文化六大条块说。他在以关中、晋南、豫西为中心的中原条块中指出:"陕西、甘肃两省间隔着六盘山和陇山这样一条不清晰(模糊)的界限(文化的)。陇山东西两侧古文化的发展道路是有差异的:在东侧,从仰韶文化之后发展起来的,是以客省庄二期为代表的新石器晚期文化;在西侧,从仰韶文化之后发展起来的,则是马家窑文化和有关诸类型及齐家文化……。以上跨越的空间,大致西起甘肃东部,东至河南中部的郑州,中间穿过陕西关中(渭河盆地)。跨越的时间大致上起距今七千年前后,西端(陇东)的秦安大地湾下层,相当'前仰韶文化'时期……"[57]。安志敏先生在研究中国西部农业聚落的发展时指出:"黄河流域是世界古文化中心之一,从旧石器时代起,便有人类在广泛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文化发展上的连续性也就愈加密切。例如细石器传统的出现,农业畜牧业的发生,裴李岗文化、磁山文化和大地湾文 化等早期农业聚落的形成,以及后来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的一脉相承,构成中原文化的主体,并不断影响着周围地区的各种文化遗存,终于进入阶级国家,奠定商、周文明的基础"[58]。安先生的观点很有启迪。我们再以生活、生产为例。西山坪出土的圜底钵,无论是器形还是口沿外抹光一周并饰红色宽带彩绘,以及底部又加三足等,都与大地湾出土的完全相同。再如生产工具,师赵村、西山坪这一时期的斧形器、铲形器、盘状器等都与大地湾出土的生产工具相关。王吉怀先生认为"盘状器更具有一定的原始性。这种器形从大地湾一期文化开始一直延用下来,说明它是一种使用性很强的砍伐工具"[59]。王先生的研究说明,新石器时代生产工具的产生、发展与淘汰,始终与农业生产为主体的生产过程相适应,只有那些有利于生产活动的工具才会得到延续和改进,否则就被淘汰。

    另外,从考古资料分析,大地湾发达的农业不仅仅表现在耕作上,而且还表现在家畜的饲养业上。在M15和M208一期墓葬中发现了用*下颌骨殉葬[60]。*作为人类最早饲养的主要家畜之一,是农业文明的标志。所以何双全先生认为"当时家庭是以饲养*为付食,而养*是以农业为后盾的,所以从养*业证明农业是比较发达的"[61]。以养*为例,师赵村、西山坪一至七期都有*,而且是随着文化发展的不同在饲养家畜所占的比重中也不尽相同。"大体上说,随着农业经济的发展,时间愈晚家*的数量就愈多。这里统计数字可以说明,西山坪马家窑文化的*骨占同期全部各种可鉴定的标本为49.38%,而齐家文化*骨却占家畜总数的82%;又如师赵村马家窑文化*骨占家畜总数的73.87%,而齐家文化*骨却占家畜的总数的85%"[62]。师赵村七期文化遗存,即齐家文化,距今4100的至3900年之间。这一时期据最新公布的夏商周断代工程之相关年表,大致属于夏朝早期。通过对众多*骨的鉴定"表明这时以*为主的饲养业有个突破性的大发展,同时也说明当时的农业经济发展有个大的飞跃"。除了*以外,还发现了一定数量的牛、羊、马、狗、鸡。特别是西山坪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存中家鸡的发现,距今已有8000年左右[63],这是迄所知中国饲养家鸡最早的年代记录,对探讨家鸡的起源提供了重要的实物以及年代依据。另外,据赵祁先生对西山坪、师赵村的孢粉分析证明,从师赵村一期(大地湾一期)至七期,每期都有禾本科谷子的花粉。从时间上看,马家窑以后农耕活动更加发达[64]。这种发达的农业文化一直延续到距今3000年前的周代,从未间断,并且不断地向前发展,向周边地区发展,有效影响着整个西北区的物质文明。

    安志敏先生曾指出:"从考古学上的证据来看,黄河流域属于农业畜牧业起源的较早地区之一,至少七、八千年以前,在华北平原和黄土高原的河流沿岸已形成定居的村落,使用比较进步的石制农具和栽培粟、黍一类耐旱的作物,畜养*、狗等家畜,具有相当进步的农业经济,象裴李岗文化、磁山文化和大地湾文化都是具体的代表"。而"新石器时代较早遗存的大地湾文化和仰韶文化的分布西限都进入了黄河上游,而作为仰韶文化变体的马家窑文化,又主要分布在甘肃、青海一带"[65]。安先生是将大地湾作为一个文明发祥地的点,提出其文化分布除了在甘肃、陕西的渭河流域外,还向西及南北发展。现在研究表明,过去一向认为甘肃马家窑文化作为仰韶文化的变体的说法,应重新予以考虑[66]。渭水上游地区作为最早开发的地区,马家窑文化极有可能就是大地湾文化的延伸和发展,这是我们从大地湾各期彩陶以及大地湾文化社区天水师赵村等马家窑文化古遗址中得到的启示。

    从自然条件上讲,赵祁先生经过对西山坪、师赵村的孢粉分析表明,从师赵村一期(大地湾一期)至七期,每期都有禾本科谷子的花粉。从时间上看,马家窑以后农耕活动更加发达[67]。这种发达的农业文化一直延续到距今3000年前的周代,从未间断,并且不断地向前发展,这在同一文化区的甘谷毛家坪和北道区董家坪周秦遗址中得到了证实[68]。吴汝祚先生在考察甘青地区的史前农业时指出:从农业生产的要求上来分析,不论地形、气温和雨量等,甘肃地区都较青海要胜一筹。其中甘肃的渭水流域与西汉水流域是共同发展的,在符合地理环境的要求下,在从事农业生产的同时,还发展畜牧业[69]。考古发现表明,新石器时代以来这里就一直是发达的农业区和畜牧区[70]。丰富的考古资料同时向我们证明:先民们选择渭水上游地区和西汉水上游地区及藉水流域作为农业开发的根据地,最主要的原因是这里丰富的自然资源。

    在人类发展史上"特别是中国的黄河流域,是世界古代文化中心之"[71]。而渭水则又是黄河流域古文明的源头之一。考古发现以大地湾为中心的渭水上游地区的农业文化是目前已知的中华文明和中国农业文明的起源地之一,而且从距今8220年开始到距今3000年,有着5000多年的文化连续,而且没有中断。其年代之久,延续时间之长,文化序列之完整,传播地域之广,范围之大在整个中国乃至世界上都是罕见的。它表明一个文明的诞生与成长是以时间和空间为背景的,因而渭水上游地区中华文明和中国农业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是以农业经济为基础的开发,孕育了华夏族的主干黄帝集团,其意义之重大,是不言而喻的。
注释:
[1] 李栋梁、刘德祥编著:《甘肃气候》第11页,气象出版社,2000年。
[2] 史念海:《河山集》第二集第192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1年。
[3]《六盘山以西发现早期人类化石》,,《新华文摘》,1987,4期。
[4] 甘肃省博物馆、秦安县文化馆:《甘肃秦安大地湾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文物》,1981,4期。
[5][16][19][20][46][48][62][67]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著,谢端琚主编:《师赵村与西山坪》,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4月版。
[6][10] 甘肃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甘肃秦安大地湾遗址1978年至1982年发掘的主要收获》,《文物》,1983,11期;及程晓钟主编:《大地湾考古研究文集》,甘肃文化出版社出版,2002。
[7][23][55] 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甘肃省文物考古工作十年》,《文物考古工作十年》,文物出版社,1991年。
[8] 冯绳武:《从大地湾的遗存试论我国农业的源流》,《地理学报》,1985,3期。
[9] 甘肃省博物馆、秦安县文化馆大地湾发掘组:《一九八O年秦安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存发掘简报》,《考古与文物》,1982,2期。
[11] 张朋川;《中国彩陶图谱》,第235~350页,文物出版社,1990年。
[12] 甘肃省文物工作队:《甘肃秦安大地湾901房址发掘简报》,《文物》,1986,2期。
[13] 甘肃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秦安大地湾405号新石器时代房屋遗址》,《文物》,1983,11期。
[14] 甘肃省文物工作队:《大地湾遗址仰韶晚期地画的发现》,《文物》,1986,2期。
[15] 甘肃省博物馆文物工作队:《甘肃秦安大地湾第九区发掘简报》,《文物》,1983,11期。
[17][44]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甘肃考古队:《甘肃天水师赵村史前文化遗址发掘》,《考古》,1990,7期。
[18][45]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甘肃考古队:《甘肃省天水市西山坪早期新石器时代遗址发掘简报》,《考古》,1988,5期。
[21][47][49] 吴耀利:《师赵村与西山坪读后》,《考古》,2000,11期。
[22] 礼县志编篡委员会:《礼县志》,第606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
[24] 谢端琚:《论师赵村一期文化》,《陇右文博》,1996,创刊号。
[25] 甘肃省文物工作队、北京大学考古学系:《甘肃甘谷毛家坪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87,3期。
[26] 谢端琚:《论石岭下类型的文化性质》,《文物》,1981,4期。
[27]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克?是喙ぷ鞫樱骸陡仕辔渖礁导颐攀非拔幕?胖贩⒕蚣虮ā罚?犊脊拧罚?995,4期。
[28] 甘肃省博物馆大地湾发掘小组:《甘肃秦安王家阴洼仰韶文化遗址的发掘》,《考古与文物》,1984,2期。
[29] 秦安县志编纂委员会:《秦安县志》,甘肃人民出版社,970页,2001年。
[30] 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中国历史博物馆考古都:《宁夏海原菜园村遗址、墓地发掘简报》,《文物》,1988,8期。
[31] 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地方志编篡委员会编:《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志》,第1146~147页,甘肃人民出版社,1999年。
[32]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宝鸡工作队:《一九七七年度宝鸡北首岭发掘简报》,《考古》,1979,2期。
[33] 谢端琚:《论渭河上游史前文化》,《中国考古学论丛》,科学出版社,1993年。
[34] 甘肃省博物馆等:《一九八O年秦安大地湾一期文化遗存发掘报告》,《考古与文物》,1982,2期;甘肃省博物馆等:《秦安大地湾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文物》。1981,4期。
[35]"稷",在其它发表的文章中作"黍",故本文从"黍"。
[36] 何双全:《甘肃先秦农业考古概述》,《农业考古》,1987,1期。
[37][38] 魏仰浩:《试论黍的起源》,《农业考古》,1986,2期。
[39] 陈文华:《中国农业考古图录》,第36页,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1994年。
[40] 王玉棠等主编,香港树仁学院编著:《农业的起源和发展》,第19页,南京大学出版社,1996年3月版。
[41][42] 王乃昂:《历史时期甘肃黄土高原的环境变迁》,《历史地理》,第八辑。
[43][58][65][71] 安志敏:《中国西部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报》,1987年2期。
[50] 徐日辉:《论渭水上游的文明时代》,《考古与文物》,2002年先秦史考古号。
[51][52] 礼县志编纂委员会:《礼县志》第606页,陕西人民出版社,1999年。
[53] 冯绳武:《从大地湾的遗址试论我国农业的源流》,《地理学报》,1985,3期。
[54]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甘肃工作队:《甘肃天水地区考古调查纪要》,《考古》,1983,1期。
[56] 谢端琚:《论师赵村一期文化》,《陇右文博》,1996,创刊号。
[57] 苏秉琦:《中国文明起源新探》,第61~62页、114页,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9年。
[59] 王吉怀:《甘肃天水西山坪遗址的原始农业遗存》,《农业考古》,1991,3期。
[60] 张朋川、周广济:《试谈大地湾一期和其它类型文化的关系》,《文物》,1981,4期。
[61] 何双全:《甘肃先秦农业考古概述》,《农业考古》,1987,1期。
[63] 蔡连珍:《碳十四年代的树轮年代校正---介绍新校正表的使用》,《考古》,1985,3期。
[64] 赵邡:《甘肃省天水市两个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孢粉分析》,《师赵村与西山坪》第342页~345页,中国大百科出版社1999年版。
[66] 张朋川:《中国彩陶图谱》第235页~270页,第46页~47页,文物出版社1990年版。
[68]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甘肃工作队:《甘肃天水地区考古调查纪要》,《考古》,1983,12期。
[69] 吴汝祚:《甘肃青海地区的史前文化》,《农业考古》,1990,1期。
[70] 徐日辉:《新石器时期渭水上游的生态变化》,《中国历史地理论丛》,2002,3期。